90后大学生找兼职连吃闭门羹
本文摘要:开学不久,对于想给自己练习机会同时又增加收入的大学生而言,尽快找到一份理想的兼职工作是再好不过了。但最近,信心满满地去找工作的他们却常常吃“闭门羹”,缘由都一

开学不久,对于想给自己训练机会同时又增加收入的大学生而言,尽快找到一份理想的兼职工作是再好不过了。但近期,信心满满地去找工作的他们却常常吃“闭门羹”,缘由都一样――他们是“九零后”,杭州部分兼职中心对这一群体非常排斥。

并非所有“九零后”都90后见到大一学生夏纯的时候,她正蹲在学校生活区门口。“从上周开始,我去下沙几个兼职介绍中心找工作。他们由于我是‘九零后’,说没合适我的工作”,夏纯无奈地讲起了我们的经历。此前,她多次向家教兼职中心求职,“我给兼职中心介绍费,人家都不介绍我。”在夏纯看来,如此的拒绝事实上是一种歧视。“并非所有九零后都90后,不是所有些九零后都是小公主、小王子。”这句话她反复对介绍所和招工者讲,然而并不奏效。不只夏纯有同样经历,就读于浙江传媒学院艺术类专业的大一女生涂韵诗一样遭遇见了“拒绝九零后”事件。“去用人单位面试营销员,他们叫我拿出身份证,人家一看我是1991年底的,直接就和我说不可以,年龄太小。”到今天,小涂还想不通,年龄小和不可以兼职有什么关系。在她看来,年龄上的弱势并不可以代表我们的真实工作能力。“我非常善于表达,而且我非常亲和,我学的是传媒专业,需要要和所有人交际,去亲和大伙。”在和记者的交流中,她一直强调。“九零后”过于娇蛮用不起为了进一步证实大学生的言辞,时报记者携带疑问走进了几家兼职机构。在杭州下沙高教区的“恩波教育”,记者见到了专门负责招收兼职大学生的王老师。“不久前,我刚招了一个九零后的小孩,开始的时候说得好好的,可才没做几天,就开始闹情绪。嫌事情多,还怕吃苦,最后直接就跟我说结账,要离职。”王老师向记者道出了苦水。对于没工作经验,他们还可以理解,但对于九零后反复无常的态度和娇蛮的性格特点,确实不可以容忍。在高沙商业区的“华英兼职中心”,时报记者见到了负责人章女性,“大家通常还会用1990年的小孩,若是1991年或者1992年,大家就不考虑了。目前小孩都非常娇气,假如说不好了,还会叫来家长,搞得大家都非常被动。”在负责人眼里,1990年的大学生是他们最底线的选择,超越1990年的,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过去一直从事兼职介绍工作的汪瑜向记者剖析:“现在来看,九零后做兼职值得一定,由于他们知晓用我们的努力来换取生活上的优质。但市场是自然化的,媒体针对九零后的负面报道过多,也最后致使兼职中心不敢再用九零后大学生了。”给予“九零后”一种宽容杭州知名文化学者、杭州历史掌握常务理事丁云川同意时报记者采访时谈了我们的看法:“我感觉大家的社会应该给予九零后一种包容、宽容的态度,由于并非所有九零后都是娇蛮的。”丁云川表示,工作经验需要在社会中训练,而九零后大学生则更需要融入社会、走进社会进行训练,社会和企业都有义务给大学生如此的机会。“从另一方面说,我感觉大学生自己也要有勤勤恳恳的精神,不可以一直闹情绪。”浙江传媒学院副教授李灵革告诉记者:“因为九零后多是独生子女,并且生活在改革开放的成就中,他们对互联网的需要和手机的需要过大,致使人际交往能力薄弱,最后产生了企业和用人单位没办法同意的事实。”同时,李灵革副教授觉得:“社会需要要掌握去包容九零后,企业也不应该单纯地追求我们的商业利益,更应该秉承人文关怀精神去给九零后一个训练的舞台。”而就读于杭州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刘彤对于不招收九零后的事情表现出更多担心情绪:“大家目前工作特别难找,假如九零后想做兼职都找不到工作,他们日后的就业会更难。”在刘彤看来,通过兼职而换取肯定的工作经验是对日后就业的最大保障。

相关内容